下一輪藝術革命 (The Next Revolution in Art) — Cantonese translation of lecture in Hong Kong

[I gave a talk in July at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on “The Next Revolution in Art.” Here is the full,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The following is Margaret Chik’s condensed translation into Cantonese.]

首先,回顧歷史有名的藝術城

Cases: A closer look at some great art cities

雅典 (Athens)spear-bearer

曆时半個世纪的希波戰爭 (499- 449BC),最终以希臘的勝利而告结束。在希波戰爭中,雅典是希臘各城邦的盟主,城市雖然遭到戰爭的破壞,但是戰爭勝利而缴獲的大量財富,又使希臘的經濟繁榮起来。作为城邦盟主的雅典,对外以霸主身份發展自己的势力,对内實行民主政治,給人民以更多的富足與自由。執政官梭倫推行改革,採取多項措施促進雅典手工業和商業的發展。繁榮的經濟生活帶來了昌盛的文化生活。雅典是古代希臘文化輝煌燦爛的基礎,从而使雅典在公元前5世纪成為當時全希臘的藝術和教育中心、歐洲最美麗繁榮的城市。

佛羅倫撒 (Florence)

自十四世紀開始,佛羅倫撒從封建制度解體邁向城市的步伐,出現了歐洲最早的資本主義萌芽,這構成文藝復興運動興起的經濟基礎。當時的佛羅倫撒是歐洲最大的金融中心,其紡織業和銀行業居歐洲之冠。佛羅倫撒政治、經濟、文化政策哺育了文藝復興的燦爛群星,成為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發祥地。

荷蘭 (Holland)

十七世紀的荷蘭被稱為荷蘭黃金時代,當時荷蘭剛脫離天主教会的控制和西班牙的殖民统治,成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商業資本主義國家。國際貿易的持續發達,金融資本的自由流通,使荷蘭一跃成为歐洲最富裕的國度。荷蘭東印度公司是世界上第一家發行股票的跨國公司,堪稱現代公司治理和組織制度的創立者。社會的開放、對不同的思想流派、宗教信仰呈包容態度,吸引了歐洲其它專制地區的逃亡者带着手藝、財富和智慧涌向荷蘭,這些因素都在使此時的荷蘭藝術的繁榮起到巨大推進作用。

巴黎 (Paris)

caillebotte-paris street, rainy day法國於18世紀後半開始發展工業,19世紀初曾一度停滯,但到19世紀中工業革命迅速展開,大批移民為法國帶來富足。同期革命横扫整个法国,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1830年的七月革命、1848年的二月革命和拿破崙稱帝統治法國20年(1803-1815)期間爆發的各種戰爭,內亂與外戰(普法戰爭(1870-71))使法國的社會動盪不安,政治上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況。

19世紀中葉,法國經過多次革命的洗禮後,人權思想深入人心,文化藝術也充滿著變革,法國也成為歐洲的藝術中心,眾多影響日後的藝術大師大多出身富裕家庭。

1874 年,有 30 位巴黎青年藝術家为了挑戰當時學院派的繪畫原則,反對因循守舊的古典主義和虚構臆造的浪漫主義,獨立舉辦了與官方沙龍相抗衡的畫展。由于印象派藝术家把“光”和“色彩”作为繪畫追求的主要目的,他们倡導走出畫室,描繪自然景物,以迅速的手法把握瞬间的印象,使畫面呈现出新鲜生動的感觉,逐渐成为法國藝術的主流,并影響整個西方畫坛。

美國 One more case—the USA

20世紀的美國,市場經濟、民主自由、宗教哲學 包容多元化,造就藝術文化百花齊放,紐約的抽象表現藝術,洛杉磯的電影,流行音樂響遍全美各州。

雅典、佛羅倫撒、荷蘭、巴黎,美國各自成為當其時的世界藝術中心不是偶然的,而是其政治、經濟和文化政策等條件綜合作用的結果。

每一種偉大的文化藝術都需要藝術家、畫商和政界人士的分工合作。藝術家專注創作,畫商負責經營、市場開拓、提拔後進。但藝術家和畫商同時都要有政界人士的支持,促進維護保護藝術自由,商業自由,讓藝術家和畫商各就其位。

Decisive individuals: 關鍵人物

pericles最後一個因素是能夠左右大局、提倡文化艺术的的關鍵人物 – 雅典的伯里克利斯(政治家),佛羅倫撒的洛伦佐·德·美第奇(政治家、外交家、銀行家),荷蘭的豪伊亨斯(詩人、Prince of Orange的秘書),巴黎的保羅杜蘭德魯-埃爾(法國藝術商人、印象派的創立人),法國的奧斯曼(建築師),紐約的索羅門- 古根海姆(古根海姆博物館的始創人)。

香港九龍城

放眼世界,紐約、巴塞爾、倫敦、東京等藝術城,仍以現代或後現代主導市場運作,因此採取保守策略維持現代,保護投資。

換言之,這是一個機會,讓香港成為下一輪藝術革命的發源地。

香港和九龍城有沒有條件成為世界藝術中心?

答案是有的。

  1. 香港奉行自由經濟,社會整體富裕。香港擁有一流的通訊環境、基礎設施、新技術,在 世界經濟自由度指數位列榜首。
  2. 香港基本法和繼承英國殖民統治下的自由港制度,使香港享有高度自治,財富創造上取得巨大進步。
  3. 在香港,宗教信仰自由、文化多元,香港人普遍接受高等教育,見多識廣。
  4. 歷史給香港機遇,後現代已經被公認為歷史,香港完全可以創造後後現代新局面。

Why not Hong Kong?

Speaking from Western perspective, in addition to its wealth, politics, and human capital, Hong Kong is a place with world-class cuisine, history, and dynamism. Anything can happen here.

In Hong Kong and Kowloon City, all of the important ingredients are in place for creating a first-class art center for the next generations of art.

Now all that is needed is a self-conscious strategy and a decision to make it happen.

* * *

[PDF available here. Corresponding PowerPoint slides here. And here is the full,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One thought on “下一輪藝術革命 (The Next Revolution in Art) — Cantonese translation of lecture in Hong Kong

  • April 5, 2016 at 11:43 am
    Permalink

    Art seems to be dominated by the art market today to make money though international high art in HK, the trading and exhibition sector are welly developing while local art scene is left unknown.
    There is no much chance for local artist to promote their art which can truly mean to revolutionise art. The cultural development planning in HK is still poor, because it seldom put local talent into the spotlight. Indeed, a art revolution can take place in HK, but how?
    Look for any ideas, Profess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